59599aa美高梅 > 莘莘学子 > 正文

“金话筒”冠军专访|徐慧:心有所向,行终将至

文章来源: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 2021-12-30


(文新通讯员:吴君健 杨胜男)金话筒决赛现场的最后一个环节,她依旧状态饱满,气场十足地走向舞台中央,心中揣着几分钟前才得知的展示主题,手里持着话筒,没有手稿。灯光耀眼,她一袭白色西装裙,气势毫不逊色。她开始了关于“脱贫攻坚”的即兴演说,引经据典,有条有理。高压的情境下,表达的结构和节奏都几乎无可挑剔,惊艳了观众的同时,毋庸置疑,也打动了评委。徐慧在本届“金话筒”主持人大赛中摘得桂冠。

要做到问心无愧,才算是实至名归

徐慧过往的主持风格偏严肃,一般都是会议性主持。大学期间,她也主持过不少创新创业大赛,加上自己是学法学的,所以她很希望能抽到法制类、新闻类的题目。但事与愿违的是,复赛抽到了风格比较轻松活泼的“开学第一课”,她回想起来,觉得发挥得并不如意,然而复赛又抽到了影视类,她再度陷入了苦恼。

一开始,徐慧准备做成电影解说的模式,但她想解说的电影主题比较单一,比赛现场也难以渲染出电影的特殊氛围。她征求了主持队前辈的意见,决心做一个更新颖的节目形式。于是她想到了烂片的颁奖典礼,但她面对这种跳脱的风格还是觉得有风险。“我想要给一些新的东西给到观众,然后也想要挑战一下自己。”她决定还是贯彻自己严肃正经的风格,以一个很正经的晚会形式去颁发一些不正经的奖,所以就有了“金菊花”颁奖典礼极具反差幽默的精彩现场。最终,徐慧对自己这个节目的呈现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“第一个环节和第一名差了整整差不多一分多的成绩,所以完全靠后面两个即兴环节去咬,但在看图说话的环节之后仍然有0.5分的差距,我觉得这个差距是非常大的。”徐慧回忆道,“所以后面的即兴,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让大家看看我的实力就够了。”

对于最后的即兴环节,徐慧表示上台前她也是心如擂鼓,紧张不已。因为题目出来得很晚,而且她预判错了自己会抽到的题,抽到了“脱贫攻坚”的主题。“脱贫攻坚完成时我已经高考毕业了,所以我没背到高考素材,就这么简单。”她打趣地说,“实不相瞒,我当场下了个高中时交作业的软件,看了一眼自己写的作文,背了两个句子,会显得有内容些。”她回想当时整个人已经到了极致,每咽一次口水,都觉得时间过了很久,中途停顿都会加剧紧张。支撑着她的非凡表现的,就是她觉得她还有内容可以输出,其实当时她感觉她的嘴巴和大脑已经完全同步运作了。

“其实我会担心,在这样一个神仙打架的舞台,你应该表现到极致,才能让观众觉得你这个冠军拿得是实至名归的。”在徐慧眼中,“金话筒”的冠军并不是终点,而只是一个里程碑。“金话筒”让她收获了一些态度上的转变——拿到冠军之后,她会更用心,更慎重地对待以后的主持。她不觉得一个决赛的现场就能够证明她的实力,还是要看之后的发展,看之后在更多主持舞台上的呈现。

“主持可以成为我的一个斜杠。”

徐慧反思自己做得不够好的一点,就是过去一年半还是在啃老本,没有继续积累。她坦言在大学更多的是实践方面的经验积累,真正对于公开表达的积累主要还是在高中阶段。她高中的时候很喜欢写作文,又遇到了一位非常好的语文老师,对她培养很用心,也会激发学生的兴趣。她会认真地背课本上的古文,基本上要求背诵的,她到大学都还能全部背下来。她说有很多积累都是记到骨子里了,随时都能化用,忘不了。包括看书有感悟的时候,需要自己去写一些东西,这样才能知道自己到底能思考到什么程度,在这个过程中就自然而然地学以致用了。

徐慧在转去法学院之前,是一位文新院新闻专业的学生。她觉得学法是一件很辛苦的事,她转去法学也是因为她有浓厚的兴趣,法学也是她的初心。但她表示非常想去蹭文新院的课,她很想去听一听和文学,和新闻,和社会议题有关的内容,她也很想在日后有机会的时候能够去新闻媒体的单位见识见识,看一看真正的新闻人是怎样的。之前主持队请来校外的老师作培训,那位老师让他们思考学校没有播音主持专业,为什么还要成立主持队这个组织。徐慧认为:“第一个是因为我们确实有兴趣,第二个是我们虽然不是专业的,我们可能不是学这个特长的,但是这个可以是我们的加分项,可以是我们的斜杠,我肯定不是最厉害的主持,但我可以变成律师当中最会主持的人。”

徐慧对语言表达类的活动也算是情有独钟。除了是校主持队的副队长之外,徐慧还是文新院辩论队的成员。前段时间的中华诵,她也担任了指导的工作。她认为辩论更讲究逻辑体系和严密的观点,主持比较偏重状态的把控,而朗诵更注重声音和情感,但本质上都是输出。徐慧觉得自己并没有特别偏爱哪一方面:“假设这三种活动拿同

等的机会摆在我面前,如果有时间有精力,我当然希望一把抓。”

“得失心”和“大局观”

看到其他选手从外在形象到作品内容,包括他们在舞台上的气场,徐慧觉得在复赛就已经可以预见决赛会有多精彩。“如果说参赛不想拿好名次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但她会比较忐忑,因为担心如果自己抱着很重的功利导向,会影响到决赛的心态。她一直告诉自己,享受这个舞台就好,哪怕拿第十也没关系,就当是体验这种从来没体会过的晚会形式的比赛,而且如果能留下一些有意思的作品给观众,即便没拿到好的名次,也算是被记住了。

“其实我自己觉得我是有站在主办方的角度考虑问题的”,徐慧很重视“金话筒”整个舞台呈现的效果,她觉得前面的环节是“神仙打架”,比到后面不该让观众产生落差,所以她觉得自己还是得尽力表现好,让这个舞台好看一些。“如果以主办方的视角看问题,你会觉得一场比赛可能比你想象中办起来更有难度。”

她个人目标一直比较明确,很多事情都会在做之前仔细去衡量,考虑。她清楚地知道“自己想要什么”和 “自己不想要什么”。但如果目的性太强却会带来一些弊端。她回想大一时,自己对于做的事情都想要一个好结果,而太执着于要得到些什么了,所以体验过很多失望和失落的滋味。

她曾经的老师和她说:“其实我觉得有的时候人生你不要做规划,因为人生有的时候它不按规划。”包括主持队的前辈会说她:“看得太远,做得太浅。”她反思道,目的性强需要注意两个点:一是要克服惰性,二是要学会接受。她会觉得她之前太经常去计算了,得失心太重,心态没有放平。

今年的中华诵比赛,作为指导而不是以一个选手的身份,她会想着要呈现质量更高、观赏性更强的节目。中华诵的结果却并没能达到预期,换作过往的自己,她一定会消沉很久。“中华诵尽管没能拿奖,还是感觉特别快乐,因为大家一起排练、比赛的氛围很快乐,而且收获了特别多友情。”对于“金话筒”的结果,在心态上,她告诉自己,拿奖就算是意外之喜了,不必赋予一个很高的期待值。

看待一些比赛的心态的转变,也是她内在价值观念的转变。对于“得失心”和“大局观”的认知,必定是在不断的实践与反思中获得更超越的感悟和认知的。

他们是我的力量源泉

“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亲友团对我都有一种盲目的自信,但是我自己是没有的。”徐慧称她的亲友团已经开始自拍,准备下班了,而她当时还在为她预判错题目的即兴环节感到十分焦灼。身边的亲友团似乎比徐慧自己还要相信她的能力。校主持队的不少队友也参加了这次比赛,虽然憾别决赛,但他们在现场的呐喊特别给力。她特别感谢她的亲友团,陪在她身边,陪她换服装,帮她准备手卡,一直关注着她的动态,无暇顾及其他选手的表演,只是一心一意地在为徐慧的比赛做后勤工作。

前面的主持人出场时,下面都有人为他们欢呼,徐慧有些担心上台时冷场该怎么办。“但是主持队的那些队友们很给面子,还有辩论队的那些小姐妹很给面子,我上台就听到尖叫,其实这一点真的很重要。”她表示那些鼓励是会让她心定下来的,而且给了她很多力量。“我知道我今天上台,有一部分人他们是满心满眼都看着我的,就会觉得安心,而且更有动力,他们的欢呼声让我觉得,真的值了。”

徐慧表示自己的家人之前对她作为法学生,付出很大时间精力参加“金话筒”这样一个主持人比赛并不是很理解,家人会觉得付出回报并不对等,徐慧自己觉得是对等的,却没有办法说服他们。“我觉得我拿着冠军的奖杯足够说服他们,其实平常我主持任何活动,再大型的活动,我爸爸不会为我发朋友圈,但我拿到冠军他很开心。”

 

我想成为的模样

徐慧很明确地想学法律,她自从上初中,就坚定要学法。被调剂到新闻后,她完全没有犹豫过,一心一意要转到法学,因为法学院比较难转入,所以她的成绩需要比较好。关于主持,她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接触晚会的主持,所以她觉得大学还是要延续下去。虽然她以前没有接触过辩论,但她对辩论很感兴趣,觉得自己一定要进辩论队。“所以其实基本上就把我要进的部门给定下来了。所以其实我都是我的目标去驱使我做出选择,而不是我选择完之后才决定做什么事情。”

徐慧以三个词语来形容自己想成为的人,她的第一个词语是“从容”。因为她觉得自己还不够从容。第二个词语是“内敛”。她其实不太想让气场太外扬,收敛一些攻击感,和别人相处起来会更舒服,自己也会更舒服。相比一个“外刚内柔”的人,徐慧更愿意做一个“外柔内刚”的人。因为她希望自己和环境的适配度可以高一些,原则性和规则意识可以放在心里。“我觉得人还是要神秘一点,比较有趣。”内敛在她看来其实算是一种能力。她的第三个词语是“温和”。她更愿意以一种温和的态度对人对事,但并不是没有棱角了,而是更具包容性,允许别人去撼动甚至质疑很自我的部分,去从心底容纳很多人和事的存在。

我叹服于她的超然和宽阔的人生价值追求,她告诉我,她觉得人性格的最高境界是像水一样,而且是那种很深的水,表面很平静,而水下的世界很丰富。当水深到一定程度甚至不会起风浪了,外界也难以对你造成干扰,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去积累自己。

雪莱在诗中写:“浅水喧闹,深潭无波。”老子说: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”具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话语间无不流露出一种大觉悟、大智慧。

言为心声,每一句富含生命力的表达里都注入了内心的真诚;静水流深,想成为表面波澜不惊,实则内心涵养了深邃底蕴的人。徐慧有主见,有气质,也有能力,她会时刻自我检视,她有清晰的自我认知。舞台上她光芒万丈,而日常生活中,徐慧很亲切,也很善于表达,她坦诚大方,精准敏锐地捕捉提问,作出了内容丰富的叙述。采访那天她是素颜,知道我们要拍照,她会有些担心。但其实无论是舞台上,还是日常生活里的徐慧,都是那样的气质难掩。她散播出的那种极具感染力的能量是令人心生向往的。

祝愿徐慧在主持的道路上继续勇往直前,勇攀高峰,用她的风采感染更多观众,也祝愿她能在个人修行之旅中奔赴彼岸,早日抵达那个“静水流深”的自我。